二二

伤春悲秋

我羡慕的是你们有可以为之努力的目标。

暗之花

2.“啊,虽然是这样,不过自己的情绪也很重要呢。如果我有那个荣幸倾听你的烦恼就好了,有什么不开心的一定要跟我说哦,我也会好好听的。”面前的人这么说着。

诚挚的话语,认真的表情,真是让人感动。

【真是…*。】

【让我想想这时候要做什么表情?】

元气的少女愣了一瞬间,接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“当然啦!我一定会的!谢谢!v”

“唔,好可爱。”

“哎嘿嘿,那当然!我天下第一可爱!”

嘴上这么说,脸却悄悄的红了。

青春元气的少女、灿烂的笑容、天真的话语,无论是谁大概都会觉得美好吧。

3.元气少女维持着灿烂的笑容。

【啊,说出这种虚伪的话就不就觉得*吗?让我想想上一次信以为真的后果…emmmmm,啊!想到了!心情不好想寻求安慰,结果你说什么来着?‘元气的少女也会有这么丧气的一面啊,真是不像你呢。’后果是什么来着?好几天都躲着我呢。直到我恢复‘正常’。真是好笑。真是*!】

黑暗寂静的空间,少女透明的心脏中黑气猛地大了一团,翻滚着、蠕动着,有某种东西逐渐破壳而出。黑暗中的视线密密麻麻,盯着翻涌的黑气。低语,窃笑,原本的微小的声音汇聚成一片,成了一片巨大的噪音。

【吵死了!】

4.静。

【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!】

黑暗的空间又重新恢复死寂。

“嘶嘶,嘻嘻~”

一条蛇。

一条除了血红色的眼睛整条*都是由黑气聚集而成的蛇。

明明全身都由黑气组成,缓缓缠绕上透明心脏的时候却无端的让人感觉到冰凉滑腻。

蛇抬起了三角形的头颅,血红的眼睛幽幽散发着光芒。

不详。

“嘶嘶,嘻。”蛇吐着漆黑的舌信子。

“嘻嘻,嘻嘻,嘻嘻嘻嘻嘻~”黑暗中逐渐响起了笑声。

那是……

嘲讽。

【闭嘴啊!】

没有人(或者说是东西)理会。

于是床上的少女皱起了眉。

“怎么了?怎么忽然皱眉?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吗?”

“啊!哦哦,没什么啦~就是突然想起来今天中午餐厅的饭是我最不喜欢的呢。”

“噗,你还真是挑食呢。”

“哎嘿嘿~”



5.“嘿咻~”元气的少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“今天也是愉快的一天呢!那么,明天见~”

“明天见~”

“说起来,有件事我一直很疑惑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为什么要当元气少女?虽然我不知道你以前什么样,但应该不是现在这样的性格吧?”

……

“因为啊…小喵学姐就是这样的。”

【因为一件小事,觉得元气少女很治愈人心,所以我想给大家带来幸福啊!(我应该这样说)】

“啊啊,那位学姐吗?我接触过,确实是个很可爱很元气的学姐呢!跟你还有点像哎。”

透明的心脏一瞬间爆发出耀眼的光芒!黑暗的空间一时间亮如白昼。黑暗中的存在尖叫着逃离!蛇惊慌着想要逃脱,整条身子拉成了一条笔直的直线。绝望的发现心脏的边角跟自己的尾尖长在一起,血肉相连,根本逃脱不掉!

6.“不过真是可惜呢,听说那个学姐已经,过·世·了呢。”


心脏瞬间变得灰暗,黑气迅速包裹了整颗心脏,只有正中间才残存了一点透明的光亮。像一朵小小的花朵,那一点残存的光亮在这浓重的黑暗中脆弱的仿佛随时都能熄灭。

“嘻嘻~”蛇膨胀成了一条巨蟒。它从头到脚缠住了少女的整个*,黑色的蛇信吐出,“嘶嘶~”

眼前的人在褪色,周围的一切都在迅速的失去色彩,灰暗笼罩了整个世界。

元气的少女面无表情的走在路上,在灰暗的人群中穿梭。余光掠过一面镜子,那里面的是满头白发的“我”?

停住脚步,正面对着镜子。那是一面巨大的落地镜,清晰地照出了元气少女的全身。

元气的少女抬起眼,跟镜子里满头白发的少女对视。

同样的容貌,同样的面无表情。

血色的裂纹逐渐爬满了镜中少女的全身,“哗啦”镜子顺着裂纹四分五裂,于是镜子面前的少女也四分五裂成了一堆血色的肉块。

“嘶嘶~”

7.“哈啊~好困~做了一晚上的梦,好困。梦到了什么来着?唔…想不起来了,算了。”

洗漱完,少女静心挑选了一套活泼可爱的衣服,对着镜子左看右看,“哇啊!我居然有了一根白头发!不行,拔掉拔掉!”

“妈妈,我出门啦~”少女叼着面包小跑着远去。

“这孩子,今天也这么精神。”慈祥的母亲微笑着注视孩子离去。

小跑着的少女余光一撇。

“咦?这里什么时候有的一面镜子?算了,不管了,要迟到了啊啊啊啊!”

黑暗的空间中,被黑色的的巨蟒缠绕着的少女睫毛轻颤,似要从睡梦中苏醒。少女的身边开满了漆黑的花朵,散发出腐烂的气味。

黑暗的中间,一点微小的透明光芒闪烁着。

少女小小的暗恋

  少女搬着凳子,跟着大部队一起走在炎热的操场上。

  “神经病啊,大热天的演讲。”

  “哎呀,不上课就好。快走快走,抢个阴凉的地方坐。”

  “切,按班分的,你跑的再快也没用。”

  低低的,窃窃私语聚在一起凑成乱哄哄的一片。

  少女抬起头,眯着眼看着大放光芒的太阳,心里极端烦躁。

  摆好凳子,争取离几个讨厌的女生远一点。

  校服顶在头上,遮挡一些阳光,聊胜于无。

  少女看着一个又一个人慷慨激昂的演讲,打了一个哈欠。
@
  一个顶着一头锅盖或者是西瓜?头的少年上台,对于少女来说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学长。

  少年开始讲了,情绪激昂的恰到好处。阳光洒下,少年绽出一个灿烂的笑,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反射出炫目的光芒。

  少女看着台上的少年,心跳突然漏了一拍。她情不自禁的转头跟旁边的朋友说:“他好帅啊。可惜就是发型太丑了。”

  朋友挤眉弄眼:“你不会喜欢他吧!”

  少女没有回答。朋友也不在意,本来就是随口一说。

  演讲结束,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。

  少女时不时会想起那个笑,想起那洁白的牙齿炫目的光芒,想起心跳漏了一拍的那种感觉。

  小小的种子发芽,将破不破的惹得人心痒痒。

  过了几天,晚上食堂,水池边。

  少女看着那名西瓜头少年和几个女生打闹。明明是一样的容颜……

  少女看了一眼,回过头,转身走了。

  小小的种子枯萎。

静谧的恶之花

  1.黑暗的空间,一张黑色的大床,一身黑裙的少女静静的躺在那里。惨白的肌肤显现着病态的光泽。眉头紧皱,双眼紧闭着,苍白的唇却是向上勾起的。
  少女正在做梦。
  就是不知道是好梦还是噩梦?
  梦中的少女从睡梦醒来,洗漱完,静心挑选了一套活泼可爱的衣服,对着镜子左看右看,确定没问题后,露出一个元气满满的笑容!
  “妈妈爸爸我去上学啦!”欢快的嗓音,犹如清晨的小鸟一样富有活力。
  “这孩子,一大早就这么精神。”慈祥的母亲微笑着注视孩子离去。
  “早啊!早啊!”(挥手挥手)
  以一种拼命的要把手挥断的气势。
  “早(笑)今天也很精神呢。”
  “嘿嘿,我可是元气少女哎!每天不精神的话怎么能算是元气少女呢!”
  元气少女这样说着。
  【啊,保持笑容好累啊,手挥的也好累。干嘛一幅跟我很熟的样子上来跟我搭话,这人谁来着?算了,想不起来了,赶紧走!赶紧走!】
  黑暗的空间中,少女身边怨毒的目光一闪而逝。少女透明的心脏显露出来,怦怦跳着,几缕细小的黑气在心脏上盘旋。

我内心焦躁,精神疲劳。我想放声大笑、我想肆意吵闹、我想嚎啕大哭、我想无理取闹,可我的身体告诉我,它现在只想睡觉。

你说让我向前走,可我内心一片迷茫。你说把荒漠变成绿洲,可我内心干涸,连自己都拯救不了。我在迷茫、我在犹豫、我在踌躇不前。我想躲起来……躲起来……

我向前是迷茫,向后是万丈悬崖,向左向右是一片荒漠。我……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ok,看来没有

那个……问一下,我也是有小粉丝的人了吗?

8

  沈画不敢去找顾城,也不敢乱跑。只好窝窝囊囊的继续坐在沙发上。
  天色渐晚,等顾城处理完公务,已经晚上十点了。
  顾城从书房出来看见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的沈画,楞了一下,才想起还有这么个人。
  “咕噜,咕~”
  沈画摸了摸肚子,脸上升腾起一丝红晕。左顾右盼唯恐被别人发现。
  一回头,就看见正盯着他的顾城,脸顿时暴红,沈画连忙低下头,缩着脖子,不敢再看。
  顾城看着沈画的一举一动,心中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情愫。
  他走到沈画身旁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沈画。
  “十年。”
  “什么?”沈画迷茫的抬起头。
  白嫩的脸颊犹带羞涩,湿漉漉的如黑曜石般的眸子迷茫的看着你,浅色的薄唇一张一合,露出里面嫣红的舌尖,似乎在邀你共舞。顾城的目光往下,修长的脖颈,耸动的喉结,精致的锁骨,以及若隐若现的两颗蓓蕾。
  顾城努力保持平静,不让沈画看出自身的异常。眼睛直视着沈画。
  “十年,我需要一个人让我发泄欲望。这十年里你必须对我言听计从。你爷爷的病我会让人送到最好的医院治疗,费用我全包。如何?”
  “我…”
  “先不用急着回答,你可以先回去考虑一晚。”
  “不!我答应你!”沈画站了起来,直视着顾城,神色坚定。
  顾城惊讶了一瞬,转眼间就神色如常。
  “那你今晚就陪我睡觉吧。”
  “什么?!”
  顾城脸上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。
  “我说,你准备好挨操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