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二

静谧的恶之花

  1.黑暗的空间,一张黑色的大床,一身黑裙的少女静静的躺在那里。惨白的肌肤显现着病态的光泽。眉头紧皱,双眼紧闭着,苍白的唇却是向上勾起的。
  少女正在做梦。
  就是不知道是好梦还是噩梦?
  梦中的少女从睡梦醒来,洗漱完,静心挑选了一套活泼可爱的衣服,对着镜子左看右看,确定没问题后,露出一个元气满满的笑容!
  “妈妈爸爸我去上学啦!”欢快的嗓音,犹如清晨的小鸟一样富有活力。
  “这孩子,一大早就这么精神。”慈祥的母亲微笑着注视孩子离去。
  “早啊!早啊!”(挥手挥手)
  以一种拼命的要把手挥断的气势。
  “早(笑)今天也很精神呢。”
  “嘿嘿,我可是元气少女哎!每天不精神的话怎么能算是元气少女呢!”
  元气少女这样说着。
  【啊,保持笑容好累啊,手挥的也好累。干嘛一幅跟我很熟的样子上来跟我搭话,这人谁来着?算了,想不起来了,赶紧走!赶紧走!】
  黑暗的空间中,少女身边怨毒的目光一闪而逝。少女透明的心脏显露出来,怦怦跳着,几缕细小的黑气在心脏上盘旋。

我死了

就像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,初时痛入骨髓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伤药的医治,渐渐的就只剩下一道陈旧的伤疤。丑陋,但不致命。无论这个医治的过程是十年还是二十年,最终,都只会达到这样的结果。

我死了

烦躁,烦躁。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!
到处都是哭叫,杂乱的脚步声,真心抑或假意的安慰话,相互间自以为小声的窃窃私语。
噪音!

我死了

喧闹、嘈杂、大哭、大叫、嚎啕、真情、假意?

我死了

这种难受很难形容,就像把你放进了一个大火炉,四周都是火焰,只有你身边是一片空地。灼热,却不致命。你每动一下,身体仿佛就离火焰更近一分。可你却依然无比渴望这火焰,恨不得就在这火焰的照射下死亡。心理上的渴望和身体上的煎熬,双重折磨着你,可你却无可奈何。只能强忍着这份煎熬,亦或是…就此魂飞魄散。

我死了

少女的模样清秀,身形窈窕。
唯有僵硬的躯体和大红的寿衣悄悄彰显了少女的死人身份。

  简叉叉和简好好相识与一场“多管闲事”。
  那一天,简叉叉正靠在学校的侧墙上光明正大的抽着烟。火红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。简好好被光晃了一下眼,偏了偏头,正好看见正在抽烟的简叉叉。
  “哎!学校不让抽烟!”简好好背着书包一溜小跑跑到了简叉叉旁边,又说了一遍:“学校里不让抽烟。”
  简叉叉诧异的眺了眺眉。“我学生会的,学校里不让抽烟你不知道啊?你几班的?扣分啊。这么光明正大在学校里抽烟,挺嚣张啊。”“你……你不认识我?”简叉叉一勾唇,露出颗锋利的小虎牙。
  简好好皱着眉,仔细打量了简叉叉一番。染成红色的头发、痞帅痞帅的脸、垂下来的刘海正好交叉形成一个×形,还有那标志性的小虎牙。简好好突然恍然大悟:“卧槽!你是简叉叉?一中的那个著名不良头子简叉叉?”

一些灵光一闪

  他和她并肩走在雨后的操场上。她望着天上皎洁的明月,忽然间诗兴大发。
  她说:“走在干净的操场上、闻着清新而又凉爽的空气、望着远方高楼中明明灭灭的灯光、分明是平时看惯了的景色,可在此事看来,却又有了不一样的光彩。”
  他挑了挑眉,说到:“不错呀!”
  她低头笑了笑,伸手拢了一下散乱的发丝。跟他一起走在这雨后的操场上。

一些小脑洞
简叉叉和简好好

简好好之所以叫简好好不叫简对对,是因为我觉得不好听。

简叉叉之所以叫简叉叉不叫简坏坏,是因为我觉得坏坏这个名太肉麻了。

为什么都姓简,因为他们都是简笔画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