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二

静谧的恶之花

  1.黑暗的空间,一张黑色的大床,一身黑裙的少女静静的躺在那里。惨白的肌肤显现着病态的光泽。眉头紧皱,双眼紧闭着,苍白的唇却是向上勾起的。
  少女正在做梦。
  就是不知道是好梦还是噩梦?
  梦中的少女从睡梦醒来,洗漱完,静心挑选了一套活泼可爱的衣服,对着镜子左看右看,确定没问题后,露出一个元气满满的笑容!
  “妈妈爸爸我去上学啦!”欢快的嗓音,犹如清晨的小鸟一样富有活力。
  “这孩子,一大早就这么精神。”慈祥的母亲微笑着注视孩子离去。
  “早啊!早啊!”(挥手挥手)
  以一种拼命的要把手挥断的气势。
  “早(笑)今天也很精神呢。”
  “嘿嘿,我可是元气少女哎!每天不精神的话怎么能算是元气少女呢!”
  元气少女这样说着。
  【啊,保持笑容好累啊,手挥的也好累。干嘛一幅跟我很熟的样子上来跟我搭话,这人谁来着?算了,想不起来了,赶紧走!赶紧走!】
  黑暗的空间中,少女身边怨毒的目光一闪而逝。少女透明的心脏显露出来,怦怦跳着,几缕细小的黑气在心脏上盘旋。

我向前是迷茫,向后是万丈悬崖,向左向右是一片荒漠。我……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8

  沈画不敢去找顾城,也不敢乱跑。只好窝窝囊囊的继续坐在沙发上。
  天色渐晚,等顾城处理完公务,已经晚上十点了。
  顾城从书房出来看见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的沈画,楞了一下,才想起还有这么个人。
  “咕噜,咕~”
  沈画摸了摸肚子,脸上升腾起一丝红晕。左顾右盼唯恐被别人发现。
  一回头,就看见正盯着他的顾城,脸顿时暴红,沈画连忙低下头,缩着脖子,不敢再看。
  顾城看着沈画的一举一动,心中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情愫。
  他走到沈画身旁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沈画。
  “十年。”
  “什么?”沈画迷茫的抬起头。
  白嫩的脸颊犹带羞涩,湿漉漉的如黑曜石般的眸子迷茫的看着你,浅色的薄唇一张一合,露出里面嫣红的舌尖,似乎在邀你共舞。顾城的目光往下,修长的脖颈,耸动的喉结,精致的锁骨,以及若隐若现的两颗蓓蕾。
  顾城努力保持平静,不让沈画看出自身的异常。眼睛直视着沈画。
  “十年,我需要一个人让我发泄欲望。这十年里你必须对我言听计从。你爷爷的病我会让人送到最好的医院治疗,费用我全包。如何?”
  “我…”
  “先不用急着回答,你可以先回去考虑一晚。”
  “不!我答应你!”沈画站了起来,直视着顾城,神色坚定。
  顾城惊讶了一瞬,转眼间就神色如常。
  “那你今晚就陪我睡觉吧。”
  “什么?!”
  顾城脸上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。
  “我说,你准备好挨操了吗?”

7

  三天后,沈画站在一栋豪华的别墅中,不自在的想攥紧自己的白衬衫,但一想起这件衬衫的价钱,沈画就又收回了手,双手局促的紧贴着裤子。坐都不敢坐,生怕自己把衣服弄皱了。
  “少爷回来了!”
  沈画睁大了眼睛看着走进来的顾城。
  他,他不是……那个奇怪的人吗?
  难道他就是那个说要包养自己的人?可这样的人不都是些老变态吗?
  他,他怎么会?
  顾城看着沈画那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,心中发笑,面上却还要绷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。
  “给他准备一间房间。”顾城吩咐完之后,就去了书房,留下沈画一人在原地目瞪口呆。

6

  别看顾城当时走的潇洒。一回家,就立马吩咐人查沈画的资料。
  不到半天时间沈画的资料就已经摆放在了顾城的桌面上。
  顾城放下手中处理到一半的文件,转头专心致志的看起沈画的资料。
  资料显示:沈画原先是一家小孤儿院的孤儿,后来被一个年过半百的环卫工收养。近些时日,医院查出这位好心的环卫工得了癌症,只能躺在床上静养。索性是早期,还有得救。只是治疗癌症的钱却不是这位老人家能出的起的。
  沈画正在上高中,正是学业繁忙的时候,还要抽出时间打工攒钱。可想而知,沈画辛苦到了怎样的地步。
  顾城看完这份资料,抬起头,轻轻的笑了。“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都不是问题。”

5

  顾城突然不笑了。
  沈画吓住了,笑容僵在脸上。
  顾城直直地盯着沈画,突然轻轻一笑,眉眼间温柔的近乎慈悲,对他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
  “不不不,不用谢,没什么的。”羞涩的少年涨红了脸,连连摆手。
  顾城看着沈画,心里想着:这人,怎么连憨笑也笑得这么漂亮呢?
  “再见。”
  顾城摆摆手,毫不留恋的走了。
  “啊,哦哦,再见!”
  等顾城走到沈画已经看不见的时候,沈画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污渍,小声嘀咕道:“奇怪的人。”
  

4

  顾城眉头紧皱,看着那件沾满了自己污秽物洗的褪色的环卫工人服。
  沈画注意到他的目光,也低头看了看,略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说:“没关系,我回去洗洗就好。”
  顾城收回目光不再看沈画。心里略有些好笑,明明是自己吐脏他的衣服的,这个人不好意思个什么。
  心里这样想着,对这个少年的兴趣就又浓厚了一分。
  顾城:“赔多少?”
  “啊?”
  少年先是没反应过来,接着就涨红了脸,连连摆手道:“不不不,不用,真的不用。我回去洗洗就好。真的!”
  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顾城只觉得集郁在自己心里的郁闷全都一扫而空。
  沈画不知道他在笑什么,不过笑了就是好事。自己也傻傻的笑了。

环卫工美人受3

  沈画,人如其名,的确是像画里走出来的一样。顾城咀嚼着这个名字,脑海中不断回放着路灯光芒洒在沈画脸上的那一幕。
  纤长的脖颈在昏黄的灯光下,更显得温润。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  顾城看着少年羞涩的笑容,看着少年略显苍白的薄唇,看着少年说话时洁白的牙齿以及若隐若现艳红的舌尖。
  身下不由得起了反应。
  顾城深吸一口气,想要说点什么,却措不及防一股反胃,一下子吐到了沈画的衣服上。
  “你没事吧?需不需要我给你家人打电话?”少年心地善良,不仅没在意身上的呕吐物,反过来还拍了拍顾城的背,让他能更舒服一些。
  “我没事。”

环卫工美人受2

  渣攻是一家大企业的总裁,家大业大。父母双亡,有车有房,人长的也帅。是典型得钻石王老五。
  这样的人,身边自然少不了莺莺燕燕和狐朋狗友。
  渣攻18岁那年,父母飞机失事,双双死亡。当时还年幼的渣攻,面对内忧外患,独自一人撑起了整个企业。生活艰难,应酬自然是免不了的。
  在又一次喝的酩酊大醉后,渣攻心血来潮拒绝了自家司机的接送,打算自己走走。
  当时凌晨四点,街道上空空荡荡。渣攻独自一人走在街上,不由得悲从中来。
  渣攻就是在那时看见了在当环卫工的美人受。
  小小的少年,身形消瘦,衣衫单薄。即使寒风凛冽,脊背也依旧挺直。他一下一下的扫着地,神情中满是认真。
  街边昏黄的路灯照耀着少年的脸。仿佛不忍心这样的美貌在黑暗中隐藏。
  渣攻几乎是被蛊惑般向少年走去。
  “你好,我叫顾城,你叫什么?”
  少年有些惊慌,又有些羞涩。他定了定神,羞涩一笑道:“我叫沈画。”

环卫工人美人受

渣攻跑路,自产自足。


        1
  渣攻看着眼前的人,思索着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呢?
  “大黄,别乱跑,万一被人抓走了多危险啊!……”温柔清朗的声音在渣攻耳边响起。
  渣攻看着眼前的人,黑白的世界中美人依旧是美人。即使已经四十,也依然风韵犹存。不如说正是因为世界都是黑白的,才更为这个人的风采增添了些韵味。就像从老旧照片中走出的画中仙。一举一动都有一股温润的气质。声音轻柔,语调和软,即使是在喋喋不休的唠叨,这个人做起来也不显得惹人讨厌。渣攻当初正是看中了这一点,才包养他的。
  “大黄,你说你一条老狗,也不会有人收养你了。以后就我们俩相依为命啦~……”眼前的美人依旧在絮絮叨叨。
  渣攻再次思索,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种地步的呢?自己怎么就变成一条老狗了呢?